安检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检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贸公司洗钱利益链被指热钱黑地司度贸易或只露冰山一角

发布时间:2020-02-14 05:53:33 阅读: 来源:安检门厂家

浙江义乌,稠州北路中国银行门口,大批倒外汇的贩子长期盘踞在此,与背后的银行大厅形成了一种怪异的共存。

这种看似与股市毫无关联的现象,却因为7月底一批被沪深两市查处的证券交易账户而被间接地联系在一起。

7月中旬,公安部调查恶意做空的势力,《界面》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公安部调查组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有涉案嫌疑,涉嫌恶意做空股市。

7月31日,沪深两市公布一批存在异常交易的证券账户,并对该批账户作出限制交易3个月的处罚措施。其中,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引人注目。

司度贸易背后的是国际知名对冲基金CitadelLLC,中信联创曾为司度贸易的创始股东。

而司度贸易或许只揭开了外贸公司“暗面”的冰山一角。义乌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外贸公司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地多家外贸公司涉嫌长期充当国外热钱进入中国的渠道。

“外汇核销用的是滚动核销的方式,所以很多外贸公司钻了滚动核销的空子将国外的热钱流入到国内。”上述外贸公司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去年义乌本地的监管部门曾经查处过一批违规的外贸公司,“现在的管理比原来要严格许多”。

“很多贸易公司整个交易有一个梯度,比如前台是贸易公司,后台是资金池,很难判断。它的做空本身也是非常不规则的一个部分,是恶意做空,还是自然做空很难确定。”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韩复龄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前公布的上半年1.6万亿元的贸易顺差“肯定有其他资本流入”,但机构做空、场外配资并不是股市动荡的主要原因。“根本原因还是股票指数和实体经济偏离,其他的只不过是借机。”韩复龄表示。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国家外汇管理局,并以函件的形式发去采访提纲,但国家外汇管理局以不方便作答婉拒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随后,时代周报记者致电中国人民银行义乌支行,对方称采访需要提起申请、经领导批准后才能进行,此后时代周报记者再次致电均无人接听。

司度贸易被查

根据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2月5日,初始注册资本为500万美元,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266号2幢15层1560室,经营范围为从事有色金属(贵金属除外)、天然橡胶、豆粕、豆油、棕榈油等相关产品的进口和批发、佣金代理等。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变更,今年2月10日,司度贸易曾经有过一次增资,注册资本从500万美元增至1000万美元。司度贸易创始股东为深圳市中信联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CITADELGLOBALTRADINGS.AR.L,其中,中信联创在去年11月17日将股份全数转让给CITADEL。

司度贸易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266号,为知名建筑恒隆广场的所在地。根据媒体报道显示,司度贸易注册的2幢15层,为全球最大的灵活办公空间提供商格雷斯物业。

格雷斯物业一直以从事办公场地租赁服务为主,而格雷斯美誉则主要负责其在恒隆广场2幢15层的办公场地租赁、配套商务中心以及物业管理等业务。

根据媒体报道,司度贸易注册地并无近期办公的迹象,而其在工商的注册信息中,经营范围一栏与证券金融也并没有多大关联。不过,司度贸易被限制交易的账户开立在期货公司,参与股指期货操作。

处罚措施发布后,司度贸易创始股东中信联创母公司中信证券出面澄清称,中信联创于2010年出资100万美元投资司度贸易,占20%股权。该股权已转让,并于2014年11月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目前中信联创并未持有司度公司股权。

此外,中信联创已退出的该笔投资属于财务投资,且规模小,投资期间中信联创并未参与司度公司的日常运营及管理。

CITADEL也发布声明称,CITADEL在华投资已有15年之久,无论以往,还是近期在中国股市震荡期间,均与中国相关监管部门保持积极和有意的沟通。公司将一如既往遵守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继续合法开展各项经营。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司度贸易母公司CITADELGLOBALTRADINGS.AR.L是一家注册于欧洲卢森堡的国际贸易公司,总部位于美国芝加哥,其背后是美国三大对冲基金之一的CitadelLLC(城堡投资)。城堡投资由KennethGriffin在1990年创建,目前管理资产超过250亿美元。

城堡投资在今年获得了美国机构投资者杂志评选的2015年度最佳股票型对冲基金管理者和年度最佳机构对冲基金管理者。

值得一提的是,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于今年4月出任城堡投资高级顾问,为城堡投资的投资委员会分析全球经济和金融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城堡投资今年3月通过在上海设立的公司试水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信拓城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并完成融资。信拓城的主要职能是国内募集人民币资金投资海外市场,与司度贸易的投资方向不同。

“司度贸易只是一个个案,可能他们的手法比较专业,刚好在市场的一个窗口期,你说其他的到底有多少,监管部门也没有公开。因为这种途径本身属于在监控之外,通过去查交易账户,通过账户的关联关系去看,到底他们的实际控制人是谁,这些人的资金到底是不是合法,现在也依然不清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研究员应展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洗钱利益链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遭公开查处存在异常交易的司度贸易或许并非只是个案。据多名长三角地区从事外贸的人士介绍,国外不明机构通过外贸公司洗钱已成为行业内的潜规则。

“换不换钱,今天价格很好的。”8月中旬,时代周报记者刚来到义乌市稠州北路的中国银行附近时,多名外汇贩子就拿着计算器围了上来。6.37,这是贩子们在计算器上打出的兑换美元的比率。

“除了美元还有欧元,虽然不合法,但是他们给的价格银行拿不到的,所以我们有时候也会到他们手上换。”义乌一家外贸公司的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名外贸人士告诉记者,这批外汇贩子手中的外币,正是通过外贸公司才得以流淌进来。

“因为出口多,很多交易其实在当地都是直接现金兑付的。因为货物只有通过外贸公司才能出去,基本上是没有自己出口的。”义乌当地另一名从事外贸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一些具有进出口权的外贸公司涉嫌成为热钱流入国内的主要渠道。

假如某商家有20万美元的货物需要出口到埃及的A公司,A公司需要向该商家支付20万美元的货款。原本货款需要A公司出,但是只要该商家能出示收到20万美元的证明给银行,就能开始办理外汇核销。在整个外汇核销的过程中并不会核实20万美元的货款是否来自A公司。

据时代周报记者在当地了解到,目前义乌的进出口交易中,现金交易比较常见。比如100万元人民币的货款,在当地交易时可能会支付5%或者一定比例的现金。若按100万元支付5万元现金来算,国外公司在通过外贸公司支付货款时常常会忽略已经现金支付的部分,直接打100万元进入外贸公司。外贸公司再拿相应的凭证去进行外汇核销,这其中有5万元的部分即为热钱。

“现在外贸公司去做核销,只用看总数就行了,比如我今年可能做了1000万,只要在这一年之内,打进来的总数有1000万就行了。”上述外贸公司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去年抓了一批洗钱的,后来就管得更严一些。”

根据义乌市统计局日前发布的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义乌市进出口总额为156.1亿美元,同比增长43.5%,逆势飘红。

“按照我们7月份的进出口数据,顺差数据并没有那么大,我们的资金流入那么大的话肯定有一些其他资金的流入,但是具体流入多少需要有监管部门具体进行核算。”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韩复龄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9年前,义乌本地一名律师曾代理过一件类似案件。其时,义乌本地一家做圣诞礼品的公司,将公司500多万元的货物出口至墨西哥一名华侨。

但令人感到诧异的,该公司自始至终都未曾收到上述墨西哥华侨的货款,因而将对方告上法庭。

在案件取证的过程中,上述墨西哥华侨声称已将货款打入国内,并且已办理了外汇核销。

法院在审理时承认了该华侨提供的核销证据。但随后的调查又显示,该华侨口中已经办理了核销手续的资金,并非来自墨西哥,而是由美国的一家公司打入。

“这就是滚动核销带来的问题,如果一对一核销就没有问题。”代理该案件的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过因该案件涉及多个主体,该律师表示不便透露过多细节。

“现在注册一家有进出口权的公司不难,以前对注册资金有要求,现在没有那么多要求了。”上述外贸公司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义乌当地贸易发达,出这些优惠政策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但是可能就是后期监管中被一些公司钻了空子,现在监管部门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

热钱入境的多种方式

“义乌当地很多流入国内的外币大多来自温州、青田在国外经商的华侨,为了规避在国外的税费,他们打钱一般要么通过外贸公司,要么通过地下钱庄。”上述外贸公司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型热钱进来可能更多的是一些跨国外贸公司”。

在上述匿名人士看来,热钱能够通过贸易公司流入,实际上是有人钻了外汇核销环节的空子。

所谓外汇核销,即拥有进出口权的外贸企业从外汇管理局申领核销单,核销单跟随外贸业务一路走过海关、银行和税务局,并最终回到外汇管理局,以核对原来数据库的电子档案并注销此核销单号码。这一过程即为核销,核销的完成代表该笔交易在外汇的收支上是合法的,准予一笔勾销。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对企业进出口业务的外汇收支实行核销管理,外汇管理部门将相应进出口业务的外汇资金流和货物流逐笔比对,以判断外汇资金与货物的实际交割情况,确定货物贸易的真实性,通过核销形式达到外汇管理的目的。

上述人士口中的滚动核销,即借用其他外贸合同(通常是争议交易合同或提单以后的合同)收汇,来冲抵争议提单或外贸合同下的收汇。

“投机的钱进入中国可能比较容易,进行核销也并不难。如果一对一核销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上述人士指出。

“一对一核销意味着外管局要监控所有的交易,工作量太大了。而且,对于企业来说,它的很多项目是比较开放的,资本项目、外汇的管控,实际上很早之前就已经放开了。你有一笔贸易就要向我报一笔,我来进行审核,那就重新回到计划经济时代了。”应展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市场化的角度看,不太现实,不仅是成本的问题,而是会把企业的手脚束缚得太死。”

时代周报记者就此事联系国家外汇管理局,在以传真的方式将采访提纲发给对方后,随后对方以不便回答拒绝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

“我们现在的管理制度监控方面都还存在着一些缺陷,有一些不到位的地方。外汇核销方面也没有考虑到会引来做空。除此之外,热钱还会通过其他渠道进来,比如地下钱庄等。”重庆交通大学财经与贸易学院教授谢水清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热钱流入国内的方式和渠道多达十几种,以经常项目、资本项目和地下钱庄等三大类为主。

其中,经常项目即为国外机构与外贸企业相勾连,通过虚假贸易流入热钱。境内外贸企业既可以通过低报进口高报出口的方式引入热钱,又可以通过预收贷款或延迟付款将资金截流到国内,还可通过编制假合同来虚报贸易出口。

此外,也有热钱以外商直接投资名义流入,通过银行兑换成人民币;或者国外机构先将美元打入地下钱庄,地下钱庄等值人民币扣除费用后,打入境外投资者的中国境内账户。

这其中又以经常项目为热钱流入的主渠道,外贸公司通过外贸往来的方式帮助国外机构洗钱则属经常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已经曝光的司度贸易,浙江地区或还存在着一批尚未被查处的贸易公司。

“义乌比较开放,还有监管方面比较灵活,热钱进来一半都是在中国南方,因为贸易来往量大,资金流动量大。”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

“这并非说哪个地方集不集中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各个地方都有,只要你有贸易这个途径,实际上就意味着开了一个口子。”应展宇表示。

多名专家也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某些人涉嫌钻了外汇核销的空子,使得热钱得以流入国内。但是,多位专家也同样认为,也不能就此采取绝对管制的方式,而是要通过完善监管措施来监管市场。

广州注册公司要多少钱

深圳筹划税务费用

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