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检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毕业生不堪挨骂杀厂长 父母曾靠贷款供其读书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5:58:55 阅读: 来源:安检门厂家

毕业生不堪挨骂杀厂长 父母曾靠贷款供其读书

在儿时玩伴眼中,他是个老实人;在父母眼中,他是个孝顺子,从来不用他们操心;在邻居眼中,他是村里人的榜样。可谁也不相信,从重点大学毕业的李宗熙(之前称为李某),竟会不堪一骂,杀死年仅38岁的厂长,面临法律的严惩。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李宗熙的老家广西恭城瑶族自治县莲花镇势江村,李宗熙的父母虽然知道儿子“出事了”,但不知道是“打死人”。今天,李父将到广州来看望李宗熙。

父母只知出事不知是杀了人

势江村在恭城瑶族自治县东面,四面环山。30年前,他们已经把水田全部改成果园,种植柑桔、柿子。春夏忙施肥剪枝,秋天收获,剩余时间就是卖果子。李宗熙家也不例外,都已经50多岁的双亲仅靠2亩果园、1万元的年收入养活整个家,还供两个孩子读书。

家里一贫如洗

李宗熙的家坐落在半山腰,用红土铸成的墙已经快要倒塌,用红砖做成的墙柱子还很新。两个房间加起来不到30平米,里面堆满了柑桔,放一张床后,已经没有空间了。厨房和厕所都是用木板围起来的,家里没有任何电器。一辆价值2000元的手扶拖拉机算是家里最贵的东西了,而这拖拉机是上山采果子的必需品。

李宗熙的父亲叫李承富,53岁,母亲张光玉,52岁,还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妹妹,已经出嫁了。昨日下午4时许,记者来到李宗熙家时,李宗熙的母亲张光玉正要出门,看到广州有人来,显得格外高兴,她只知道儿子出事了,并不知道儿子打死了人,“他会没事的,从小到大,都不用我们操心”。

张光玉说,“我是家里的老大,家里也穷,想照顾父母,就招了上门郎,我就看中他老实。”说着说着张光玉偷偷地擦眼泪,她说儿女不在家时,他们一月才买一次肉吃。

父母靠贷款供其读书

李承富没有上过学,而张光玉只读了三年书。提到儿子,夫妻俩嘴角就会露出笑容,感到很自豪。张光玉说,他们全家的希望就寄托在儿女身上,家里再穷也要供儿女上学,为了供他们上学,他们向信用社贷款1万元,现在还有5000元没还清。女儿上完初中就去打工了,儿子是全家的骄傲。村里大学生虽然多,但上重点大学的没有几个。

“我儿子很听话,从来就不用我们操心。” 张光玉说,儿子小学成绩很好,经常被评为优秀学生,得了不少奖。进大学后,李宗熙只有一年回家过年,其他时间都在学校打工赚生活费。和李宗熙同村一起长大的同学小何说,李宗熙在学校做了两份工作,一份是送报纸,一份是送牛奶,每月能赚几百元,父母每个月只要给他200元就好了,“他从来不乱花钱,很少买衣服,就喜欢打球,我们很放心。”

两度补习重考 借钱创业失败

据张光玉介绍,李宗熙小学二年级留了一级,之后学习很好。升入势江初中后,学习成绩一般,中考差15分没进入县最好的高中恭城中学,之后他选择了补习,次年便顺利考入恭城中学。2003年,李宗熙考上了南宁师范学院,但因为不喜欢所录取的专业,到了学校都没有去报到,再次选择补习。2004年,他才考入了长春大学应用数学专业。

李宗熙的第一份工作并不在广州,而是选择创业。2008年大学毕业后,他和几个大学同学在湖南永州开饭馆。同学小何说,因为家里穷,李宗熙并没有入股同学的饭店,只是先去帮忙,想等赚钱后慢慢入股,“他去湖南的时候向我借了800块钱,大概做了半年就回来了,把800元还给了我,之后就去了深圳找工作,住在一起长大的初中同学小潘家。”小何怀疑大概是饭馆亏钱了,但李宗熙一直没有提到。

张光玉说,儿子从湖南回到家时只有几百块钱,说是临走时同学给他的。她问帮同学干活为什么没工资,儿子说“我是在学雷锋做好事。”

李宗熙的同学说,李宗熙在深圳找了两个月工作,依然没有找到。“他觉得老住在同学那不好,就去广州,进了现在这家化工公司上班。”小何说:“他就是不喜欢麻烦人,我们都说没钱了,我借给你,可他一概拒绝,我们真不相信他会杀人。”

看守所里写信给父母:

“不要来广州看我”

“孝顺”是父母和同学给李宗熙的一致评价。讲起李宗熙,父母都脸带微笑。儿子出事了(不知他杀了人),父母俩从未哭过,他们相信儿子会没事的。可一提到儿子的孝顺,张光玉的眼泪就夺眶而出,但很快又用手擦干,怕别人看见。

张光玉说,儿子一回来就样样家务抢着干。儿子上大学了,她买了个便宜手机,儿子每月会打两次电话回家。每次都嘱咐他们,不要太累,要注意身体,不要给他寄太多钱。

2月28日,李宗熙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给父母写了封信,由于通信不便,昨天他父母才收到信。拿着儿子的信,父亲李承富虽然不认识字,但显得很激动。李宗熙在信中只提到自己在广州打架进了看守所,并没有提到打死了人。他在信中表示,自己没事,会好好改造,自己会承担责任,希望父母不要为他操心,也不要到广州看他。

对于李宗熙杀人的事,其同学和邻居都感到很惋惜并想尽力帮他。“唉,本来家里就那么困难,培养个大学生很不简单了,毕业后本来以为家境会有起色的,可偏偏出了这样的事,太可惜了。”昨晚,李宗熙平时比较要好的同学聚集在一起,打算一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尽量请一个好律师帮李宗熙做辩护。

今日,李宗熙的父亲李承富将赶来广州看望儿子,办理请律师等相关事宜,李宗熙在深圳的同学也将赴广州。据同学小何说,目前只凑了2000多元钱。小何将陪李父来广州。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罗阳辉 黄廷首

定做旗袍礼服

兔子怎么养殖

销魂美女写真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