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检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事连篇之午夜门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20:02 阅读: 来源:安检门厂家

那天晚上,秋天的夜幕很快降临了,像黑色的雾,笼罩着整个小镇,将缎带一般、通过别墅区的公路捂得严严实实的。

别墅前的黑暗处,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那个人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高鼻阔口,悄悄地行动,如同无声的影子。他停在别墅附近,打量前门上的一盏黄色的小灯,窗帘后面的房屋里,也有其他灯光亮着,他停在那里,好像正在考虑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说话?

当他走近前门时,他听见屋里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他停在小灯泡所射出的昏暗的黄色灯光下,凝神倾听着,他听出那是收音机或者是电视里播音员的声音。

“…… 警方正在全力寻找今天下午从精神病医院逃出来的病人,那个病人是在杀死医院的一位职员之后逃走的。我们再次重复先前的警告,虽然病人外表显得柔弱无害,但病一发作,就会造成伤害……对此稍后我们将作更详尽的报道……,他一直等候着,一直到插播广告时才敲门。播音员那充满生气的声音立刻被切断,现在,屋里传来的只是轻轻的脚步声,然后突然停止。

虽然在按铃时他就知道外面的防盗门没有上锁,但他知道里面的木门是锁着的。他推测,主人正在门上的了望孔里对他作初步的审视,他满不在乎的看看四周,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沾满泥土的的双脚,并使劲跺了跺脚。这时他看见门前有一块蓝色的门垫,上面却有白色的 “王”字。等了一会,没有人开门,他耐着性子再次按下了门铃。

“叮咚……叮咚……”

“有人在家吗?”他说道:“我叫白飞,是周老板新招聘的学徒,以前的那位已经辞职不干了,您可能不认识我,周老板派我来借一些工具。”他再次听见轻轻的脚步声,一会儿之后,里面的门打开,一位穿着红色睡衣、身材妙曼、脸色苍白的妇人向外窥视。

不知为什么在她打开门尤其白飞看到她的脸的一刹那,他竟然打了个冷战,不过,他还是礼貌性的问:“您是王先生的妻子吗?”

“有什么事吗?”那妇人伸了一下腰,打了个呵欠慵懒的问道:“还有,我叫秦婉,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白飞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秦女士,抱歉这时来打扰您,我要借一套带全部螺旋钳的工具,周老板说,您的丈夫会知道是哪一套。”他看到她在皱眉头,露出不悦的表情,同时撩开面颊上的一撮头发。

“哦!我不知道。”秦婉说。

“我不介意你的心存疑虑,因为你以前从未见过我,我是今天才上工的,不过,假如你请王先生和我谈谈的话,我想他会明白是哪一套工具。”

“我丈夫——他现在不在家。”秦婉说。

白飞搓了搓下巴说道:“哦,也许我应该等他回来,我的老板带妻子和孩子去看电影,所以才派我来,那套工具他明天一大早就要用,我最好等你先生回来,他是不是很快就回家?”

“不!”秦婉很快的说,随即又露出微笑,“我的意思是说,你最好是明天早上再来,那时候他会在家。”说着,打算闭门谢客。

“太太,我离开前可不可以麻烦你给我一杯水,从我老板那到这儿,路程并不算近。”

“当然可以,我去给你拿。”

她一转身进去,白飞立刻悄无声息地跟入里面,悄悄地穿过前面客厅,当她接过水,从饮水机旁转过身,他正好站在她的身后。

她吓了一跳,吓得睁大眼睛,杯中的水溅出了一点,她生气地训斥道:“我并没有请你进来。”

白飞连忙赔不是的解释道:“秦女士请不要生气,我不会伤害你。”

“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能像贼一样跟在我后面?”她用手轻抚着因为惊吓而导致呼吸急促引起的高低起伏的胸口。

白飞点点头,同时想用微笑来使他难看的脸明朗些、好看些,他轻声的说道:“我知道你接下来想说什么,我粗壮、丑陋、又不聪明,你要说,尽管说,以前我已听过很多次了。”

“我没有那意思,真的,我无意伤害你,很对不起,我并没有在想你的长相,这是你的水,喝完之后,请离开。”

他接过水,一饮而尽,像是很久没喝过水一样。她伸手出来接茶杯,但他并没有递还给她。

>>

他说:“你知道,像这样的夜晚,你不该一个人呆在家里。”

“我很好,现在,请你离开。”

他仿佛没听到一样,继续说道:“我听新闻报道,今天有一位病人从精神病院逃出来,那地方距此不远,现在他可能直接来到这儿。那些人有时候很可怕,当他们发现你一个人单独在家的时候,你可以想象,他们会做出什么事?”

“我相信我可以照顾自己,谢谢你,现在请你离开,让我锁上所有的门,我会安排得很好。”秦婉已经显得有些不耐。

“秦女士,你根本不了解,当那种人决心做什么事,或到什么地方的时候,门窗都挡不住他们。他们可以像猴子一样,进出自如;当他们发作起来时,力大无比,他们可以打破、撕裂或杀害他们见到的一切东西,但他们的外表和你我没什么不同。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你可以看见一个病人在街上向你走过来,而你不会想到任何事。”白飞咧开嘴笑笑,想向她作出保证。

“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今天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人,可能直接走到你的门前,你可能让他进来,因为他外表看来并不凶暴,或者有疯狂的眼神。你或许认为,那只是一个汽车抛锚,需要帮忙,或者想借用电话,或任何有类似借口的人,你一点也不怀疑。然而,看你先生不在家,家中只有你一人,他可能对你翻脸,你可能会遇害,他们是难以常理揣测的。”

秦婉的眼睛盯着他,表情有些变化,脸色有些厌恶的说:“你对——对精神病院里的那些人,似乎知道得很多。”

“我在那儿呆了两年。”白飞似乎没有看出她表情的变化。

她脸色登时变了,她愤怒的说:“你,你是从那里面跑出来的精神病。”说着,她的脸色狰狞,好像变了一个人。

白飞再傻,此时也看出她的愤怒,似乎很讨厌精神病那一类人,连忙解释道:“不是病人,秦女士,我是那的管理员,大约三年前,我辞去了那里的工作。”

她的脸色突然平淡下来,然后说:“你为什么不早说,请原谅我刚才对你的无礼。”

“没关系的秦女士,任谁听到我这样说,都会露出异样的表情的,只是你好像非常讨厌他们,不过那也正常。”白飞咧着嘴笑了笑说道:“你知道,那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因为我长相不好,你怕我是今天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病人,告诉你,人不可以貌相,在那儿,我看见过好多妇女外表和你一样,甜甜的,一点儿也没有要伤害人的样子。”

“是的,”秦婉说道:“我可以想像,不过,我并不认为你有必要留在这儿等我丈夫,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让任何陌生人进入房间,放心好了。”

“事情就是那样,秦女士,当你单独在家时,不要让任何人进房间,靠近你门口的陌生人,你最好都不要和他谈话,我在精神病院里和他们谈过大多次话,只要你不进一步了解,他们告诉你的事,你会发誓说他们说的绝对是真的,也可以说,他们都是出色的演员。”他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哦,好的,请你离开,你一离开,我就关好门窗,我向你保证,任何陌生的人,我都不和他们说话。”她再次伸手要水杯,这一次他给了她。

当她把水杯放到桌上时,白飞说:“秦女士,感谢你对我的耐心,有许多人不能忍受见到我,每当我想和她们谈话时,她们不是逃走,就是尖叫救命。我并没有什么机会和女士们谈话,当我跟着你走进来时,我想做的只是聊一聊,你会了解,单是站在这儿,和你聊聊那是有多好!”

秦婉微笑的说道:“哦,欢迎你随时再来,不过,现在我要休息了。”

“那好吧!我马上离开。”白飞心知秦婉这是在请他出去,说着,他往门外走去。

白飞出去后,秦婉打开了电视刚要坐下的时候,门铃又响了,“叮咚……叮咚……”,秦婉快步走到门前,透过门孔看到是白飞。

她迅速打开了门,然后无比厌烦的说:“你还有什么事吗?我要休息了。”

回答她的却是一只黑色的金属手枪,那把枪顶在了她的脑门上,而这个时候,电视中的一则新闻插播响起:“一位目击者称,一名身穿蓝衣的男子有一次在一家偏僻的加油站进行抢劫,警方怀疑那就是医院跑出来的精神病患者,这件重要消息之后……”

站在秦婉眼前的白飞赫然穿着一身蓝衣。白飞轻声一笑:“我想,我不必再过多的解释了吧!”

而秦婉的反应却是出乎白飞的意料,她没有恐慌,没有喊叫,相反异常的冷静,眼睛冷漠的看着他。

>>

白飞突觉的浑身充斥着一股凉意,不由的打了个寒战,他突然脸色狰狞的呵斥道:“快说,金银珠宝都在哪里,不然我杀了你。”与之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在卧室里,你要拿就都拿走吧!”秦婉轻声的说道,她并没有畏惧。

白飞谨慎的将门锁死,然后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卧室,里面黑漆漆的,白飞摸索着开了灯,走进去。

突然,他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走进一看,他倒吸了口气,凝视床上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紫色睡衣,胸口插了一把刀,人已香消玉殒。

死人并不可怕,令白飞感到惊惧的是床上死去的女人和外面的那女人竟然一模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

就在此时,秦婉走了进来,她阴测测的说道:“我本来不想杀你的,我以为你是个心肠的好人,没想到你跟我那丈夫一样都是精神病患者。就在昨天,我的丈夫从精神病院出来了,我以为他彻底康复了,没想到……,床上躺着的人就是我……我的丈夫他现在已经被我杀死了,他就在我的身边。”

秦婉说的轻松,白飞却听的心惊肉跳,他不禁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在死去的秦婉身边的被子里有一双人脚,打开一看,才发现那完全是一个干瘪的不成人样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人,毫无血色,皮肤如同干枯的树皮。

当他再看向秦婉时,发现她竟然消失了,此时的白飞惊恐万分,已经明白秦婉那是什么了,尽管他神经不好,但他还有思维,他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所有的门窗关的死死的,灯光突然湮灭了,四周黑漆漆的,温度骤然下降,白飞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空荡的房间内,突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以为还走的出这个房间吗……”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