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检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没想到许晴这么骚-【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14:14 阅读: 来源:安检门厂家

姜文新片《邪不压正》正在热映,“彭于晏的胸肌,许晴的臀”成为微博热搜。

许晴在电影《邪不压正》中吸睛无数,虽年近五十,但她的风情万种、娇媚百态让李天然和朱潜龙都把持不住。

从《老炮》到《邪不压正》,每部影片中的许晴都不吝啬对中华女子的美好展现。

7月11日,在古北水镇举行的《邪不压正》首映礼之后,有了《青年电影手册》主编程青松与许晴的初次对话。

▲从右至左:许晴程青松

许晴:在狭窄的空间里精准的表现

程:看完《邪不压正》,好多观众说许晴怎么不老? 满满的少女感。

许:我对自己真没年龄感。别人可能会说是你保养做得好,我说没有,别人也不信。我感觉我现在比上北京电影学院时的心态还要年轻,年轻就是一种状态。

北平有佳人,遗世而独立,宁为玉粉碎,不为瓦苟全,许晴饰唐凤仪

程:《邪不压正》里的唐凤仪是北平城的一道风景。让我想起《老炮儿》里你也有这样一个角色,这两个角色在电影里都是作为男性的陪衬。

许:是的,这不是大女主的戏。不过,唐凤仪还是可以深挖的,她很有意思。

程:她周旋在朱潜龙和唐凤仪之间,乱世中的一叶漂萍。中国银幕上很缺以女性为主体的影片。好莱坞也是这样,以男性为主的电影多,女性为主的电影非常少。

许:是缺,但就是因为这种现象,作为中国的女演员,会特别要求自己在这么窄的空间里,更精准地展现整个角色。在展现的过程中,要怎么去丰富它。能展现出多少就展现出多少,你又不能太满,太使劲,我觉得那种微妙的平衡是一种锻炼。戏少反而会让你更珍惜,每分每秒你都得表达,而且我相信未来以女性为主导的戏一定会多的。

这个阶段,就把它当成一个磨炼的过程和一种特殊案例,你要怎么去创作,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现在到了各种情况都能接受、也会很欣然的阶段。

程:你觉得《邪不压正》中的唐凤仪是个什么样的女性?

许:我觉得她是个高智商又极其骄傲的人。在剑桥时徐志摩她也看不上,蒋介石也追过她。 我呈现的是她真的特别风骚。我要风骚,我要有她的天真,让你觉得性感、风情万种,但是干净,眼神是少女和少妇的结合。她坦荡、仗义、执着,她有她的担当,但又有“婊气”。我现在喜欢演这种角色,你能够展现这一面,又能展现另一面。

程:我觉得姜文选中你来演这个角色,因为其实除了你来演之外,似乎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他认为你内心隐藏着唐凤仪这样一个女性在里面。

许:会的,因为他很认定你是唯一的时候,那你就知道他要什么了。像《老炮儿》,我也跟管虎聊过,我说那么多演员为什么选我,因为我一开始拒绝过他,后来等到那个戏开拍的时候,他又来找我,我想来想去,你是唯一的,他就知道他要什么。比方说身上要有“性”,但要干净,这个时候你知道他们要什么东西,你就知道给什么了。

许晴:《如梦之梦》是表演生涯的转折点

许:能演唐凤仪,跟2013年接演《如梦之梦》的经验有关,角色是一个妓女,是一个头牌,怎么去把她神圣化的同时又塑造成真正的人,就是她要干净、贵气,保持身体里的贵气和尊严,又不能是吃顶了似的那种方式,演员把每天的成长都注入到角色里。

程:原来的许晴,在《边走边唱》里是清纯的代表,典型的乖乖女,那时候是没有性感的。演《狂》的时候,是导演希望有一点性感,但那时候你还展现不出来那个东西,还是纯。稚嫩。我觉得真是在《如梦之梦》之后,你的生命历程打开了,表演也打开了。你演一切都是自然的,而这个东西又必须是骨子里的。

许:生命历程怎么打开?这个我设定不了。

程:我觉得是人生的经历、阅历带给你丰富性。你去了解自己,研究星座,探索宗教信仰,都是想多了解世界,看到不同的宇宙,无论是外部的还是内部的。

许:我是必须通过角色帮我打开的人。《邪不压正》里,姜文拍完地牢的戏,第二天来跟我告别时我俩聊天,他说你太牛了,现在你的演技可以接任何角色。我说为什么?他说你完全有男演员的力量,像葛优的那种,可以达到疯魔的状态。

程:我明白姜文的那个意思,就是说你的表演很强悍,有力量,你打破了身上的束缚。

许:我那场戏在公映的电影里展现得不够完整,你们没看全,那场戏完全就是一个话剧。姜文说得特别好,他说你可以接所有的角色了,这评价真的挺高的。

程:沉睡在身体里的所有感知都被唤醒了。

许:姜文就说,你身体里住着六个人,意思就是不同的人在里面。你是带着使命来的,你能把它调出来的,其实你就是一个壳。所以程老师为什么说我演《如梦之梦》以后像打开了生命的历程,就是因为那个角色它赋予我,在这个过程中,我就把它给调出来了。真的,我的身体里有无数的角色在里面,就是身体里面的生命。我有那份天真和纯粹,我生活中特别简单。

程:千面观音,把所有的面孔拿出来。把身心里的若干个生命赋予给你所创作的人物。

许晴:和全世界恋爱

许:我是一个恋爱女孩,已经快四年没有恋爱了。现在反过来想,这么长时间,我没有设定它,之前我是需要谈恋爱的,我觉得恋爱是最重要的。恋爱的时候,那个我反而没有打开,我被局限在那个单一的世界里;《如梦之梦》以后我还真的就没有恋爱,我反而打开了,让人觉得我身体里全是(很多个生命体),我在给予角色,角色给予我,这碰撞特别奇妙。

演完徐浩峰的《刀背藏身》,我身体里隐藏的那些不同的生命体出来了;拍完《邪不压正》,我变得更清晰。按说身体里有多个生命体,它们应该打架,我给它安排的特别好。生活中的我更简单、更直接、更小、更天然,我现在无比地开心。

程:刚才你说的那个我挺感兴趣的,你说你谈恋爱的时候反而没有现在这个状态。

许:完全没有,因为它反而禁锢我了,让我狭窄了。

程:你会钻到那个世界里面。

许:现在觉得世界更大,我不是属于单一的某个世界的。

程:你比过去更自由。

许:自由、宽广和所有的接纳,和所有的大宇宙、小宇宙连接,我都打开了。

程:和全世界恋爱。

许:对,其实我一直在跟角色恋爱,跟所有牵引我的角色、我身边的人恋爱。而且我也一度认为我是同性恋,我没有性别观念。但最终确定不是。我是在跟更高层面的、灵性的东西恋爱。

程:爱不需要贴标签,性别也同样不需要贴标签。

许:说了别人不信,会觉得我神神叨叨,但真的就是这样,跟全世界谈恋爱。

程:我觉得你把自己打开之后,爱就升华了。其实特别简单,有人经常会说自己不会做饭,我说你肯定是没有爱,如果你爱那个吃你做的饭的人,你一定会做好。拍照也是一样,你不爱你拍的那个人,你永远都拍不出他/她的美。

许:对的。 之前我还想过要不要小孩这个事,可我现在完全不纠结这个事了,是因为我特别清楚我的角色就是我的孩子,应该是带着使命来的,哈哈哈。

程:杨丽萍说过一句话,她说每个人的使命不一样的。有些人来到这个世界是来生孩子的,而她是来看云、看花、来跳舞的。

许:每个人的使命都是不一样的,我知道我的使命,我要做中国女性的榜样,中国女演员的榜样,我许晴是代表中国女性,可以站到世界电影的舞台上。

▲许晴出任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评委

程: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个人这样活着,或者说许晴这样活着。

许:有些人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像我这样。

程:我们既可以看到很多中国女性的生命状态,也可以看到像你这样的生命状态。我不知道别人能从我们的对话中感受到些什么,我觉得我们传达到就够了。

许:那是她的因缘,能接受到就是她的缘。就像梦参老和尚讲的那样,你有缘分你才能听得懂,你才能真正接受到。有些人很仪式感地在做和索取,那都不对。

程:很多人内心也希望和这个世界和解,但是他们寻找不到那个途径。如果他们有一个佛教或者基督教,或者某一个自己内心的价值观的话,就不会活得那么辛苦。

许:对,特别辛苦。

程:我是属于这性格——我不喜欢的人在我的世界里是完全不存在的,完全是放空的。

许:对,你可以屏蔽的,我也可以屏蔽的,自然有个东西会把它挡住。

程:你刚才说你觉得自己长大了。

许:对,长大了,长大同时我又变小了。我的角色都在长大和成长,而且那种复杂性也更强了。我自身的我小了,最原始、最快乐,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里了,然后我就会越来越快乐。

程:你现在觉得非常开心。

许:特别开心,越来越开心。我的纠结,我的所有的那个痛苦,你必须经过。现在再过来任何的不快、负面情绪什么的,我觉得我都会欣然接受,因为它都在造就我下一个点。这时候欣然接受,你这个态度也会不一样,你接受点和乐观程度都不一样。你的那个自得快乐只有你自己心底里明白的,就有趣了。

程:很难得抑郁症。

许:自我调整特别快。

程:愈合能力特别强。

许:刚刚程老师说的特别对,就是那个爱。之前记者采访我说,为什么你能拍出来那么美的照片,我说因为必须是爱我的人拍,你才能美。

程:人到某个点,生命中有非常大的挫败,我也经历过。那个过程经历之后,我会通过创作来疗愈。在这种状态下我觉得就领悟很多东西。你现在的状态是不是两个字:自在?

许:对啊,那是真自在。

程:我觉得你这个状态我在电影中感受得到,我想到了一个词叫“润”,我觉得你在《邪不压正》里特别润。

许:润了就真了,真了就假不了,对不对?

程:我觉得你过去开放了90%,现在这样子,百分百,360度全开了,这其实是还蛮难的。

许:把自己全给角色,多美妙,然后就像你说的,我更不会在生活中浪费时间去应对那些不值得应对的人和事,在这个时候你会更加专注做你应该做的事。

程:做自己的使命,做自己想做的事。

程:《如梦之梦》的时候,其实你是最纠结的时期。我能感受得到,你生命中是有灵性的东西的。但那时候灵性夹杂的有烟火气,有世俗的烦恼。

许:对,会被牵绊。

程:你现在的状态,是不需要别人认同的,否定与肯定都不重要,自在就好。唐凤仪这个角色,十年前你或许会考虑我适不适合这个角色,现在这个阶段,我认为你是什么角色都可以演。

许:就看咱愿不愿意了。

许晴:表演之路刚刚开始

程:特别想知道你到60岁、70岁时能活成什么样,想想都很美,其实很多人活不到你这样子。像秦怡,97岁了,虽然经历那么多磨难,但还是那么美。

许:你看她那么干净。

程:对,看不到她经历的磨难,根本想不到。人生经历任何的困难、磨难都不是什么事,都不是个什么考验,因为什么都经历过了,怕啥。

许:反而会很超然。

程:我觉得人长着长着,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开始有了一个分野,有的上扬了,有的把自己夯实了,我不能说往上不好,都是命运的选择或者推进。但是我更倾向你这样的,或者是我们做不到你这样子,因为上升太难了,下沉倒是有点容易。

许:但是你永远不要自己暗示做不到,你一定能的,因为你有缘份。就是这个缘份,和你能接收到的,我认为会特别有质感。

程:上升实在太难了,你在上升过程中肯定在不断地挣扎。上升到一定程度,做选择的时候,那个真实的自我就露出来了,然后有的人就停下,有的人就沉沦,有的人就升华。

许:这也是公平的。你的觉悟达不到这个程度的话,你就上不去了。

程:其实我对你是有期待的,我说的是实话。

许:因为我刚刚开始,才刚刚走第一步,路还长着呢,我一定让你们看到。我的舞台会是“无法无天”的,哈哈哈。

许晴的光影历程

▲凭借在《老炮儿》中的出色表演,许晴获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

潍坊治疗白癜风医院是什么原因导致白癜风治不好

继发性外阴色素减退疾病是白癜风吗

黄体功能障碍影响甚多会带来哪些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