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检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残疾身躯化作桥34年坚守大山讲台托起孩子的希望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5:53:00 阅读: 来源:安检门厂家

残疾身躯化作桥 34年坚守大山讲台 托起孩子的希望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妻子梁言书背着赵世术前往上鹿村校看望孩子们。?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来到了小河边,小溪欢快地流着。”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来到了田野上,草儿绿了,花儿开了。”

????……

绕过巫溪县的一道又一道山梁,在一个叫“上鹿”的小村落里,阵阵嘹亮的读书声从破旧的教室里传出。在巍峨绵延的大巴山深处,独守讲台20年的乡村教师赵世术,在双腿残疾后,靠妻子背送又继续坚持12年到2009年,用残缺的身体,支撑着一所村级小学,托起了一个又一个山里孩子的希望……

“我是老师,我不上谁上?”

1973年,父母早亡的赵世术初中毕业后回生产队参加劳动。因为表现积极,他被任命为民兵连长兼水利队长,率领400多人投身农田水利基本建设。1974年,他在社会主义伟大建设事业中火线入党。1975年,他入读巫溪县师范学校,1977年毕业,被分配至田坝镇下泽村小,从此与教育事业结下不解之缘。

下泽村小学位于海拔1000多米的大山上,山下有条10多米宽的李堂河,冰凉的河水从溶洞里涌出,常年累月奔流不息,即使夏天也冰凉刺骨。河上没有桥,赵老师没来之前,上学的孩子是靠家长背着过河的。

看到家长在对面打着哆嗦,赵世术二话不说就背起学生下河:“我是老师,我不上谁上?”

每到放学时间,赵世术就把各个年级的学生集中起来,按照回家的路线分成组,一组一组地送。“河有三四米宽,挽起裤腿背过去水能没过膝盖。溶洞水,冰得刺骨。”

赵世术说,几个方向的学生送下来要两三个小时时间,天色黑下来时赵世术才能回学校淘米煮饭。学校里没有电灯,赵世术也舍不得钱买煤油,他说:“每月29元的工资得攒起来还读书时欠下的债和供弟弟读书。”但作业还得批改、教案还得写。赵世术就找来晒得直冒油的松枝点燃,左手照着,右手批改作业。

大山里天气多变,经常送孩子出校门时是晴天,回学校时就被淋得一身湿。山雨来得急,河水就流得更急。水涨起来后经常会没过腰部。为防止背孩子过河时踩不稳滑倒被冲走,赵世术就和对岸的家长将长梯横搭在河堤上当护栏。

冰冷的河水冷得像针扎一样,赵老师也直打冷颤。为了不让学生害怕,他就一边趟水一边给孩子讲故事。

花开花谢,水涨水落。此后的5年时间里,赵世术用他那一小时能走20多里山路的双腿、能挑150多斤重的双肩,把一个又一个学生安全地接到学校、护送到家。孩子们在赵老师的呵护下健康成长着,他却被风雨严重侵蚀,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渐渐地不能行走。

“我宁愿不吃药、不治病,也绝不拖欠一分钱的党费!”

孤儿出身的赵世术,从小靠吃百家饭长大,借债度日,哪里有钱去治病?

1994年,债台高筑的赵世术,眼看有几笔欠款即将到期,迫于无奈,他向一位私人老板借了4000元的高利贷。拿到这笔钱后,他首先拿出122元,交了全年的党费。

妻子哭着求他:“这122元要买10多服中药了,党费还是缓些日子再交吧。”赵世术回答道:“按时交党费,是党员的基本义务,我宁愿不吃药、不治病,也绝不拖欠一分钱的党费!”

赵世术对帮助过他的人,如数家珍,记忆力很好,但对他帮助过的人,记忆力却很差,甚至忘得一干二净。

“我是为学生垫交过学杂费,但他们都是还给我了的。”赵世术十分肯定地说。

但学生们讲的却刚好相反。据赵世术当年的学生胡平章回忆,他们班24个学生的家庭都很穷,几乎都不能交够一学期的学费和课本费。而上级规定,一个班必须一次性全部交清所有费用后才能领取新书。赵世术便先借钱垫交,学生啥时候有钱啥时候还他,他也从不催问。

“赵老师教了我5年,起码有一半的学杂费是他替我交的。陈国运、陈国典家更穷,欠赵老师的钱更多。我们班的同学,哪个没欠过赵老师的钱?又有哪个是还清了的?这样的好老师天下难找。”想起30多年前的往事,胡平章思绪万千,激动不已。

“快毕业了,关键时候我不到学校,孩子们怎么办?”

1997年4月27日傍晚,赵世术批改完作业来到地里给妻子帮忙。40多公斤重的一背篓青菜,平时背着走个来回都不会出汗,但这次却跌倒后没有爬起来。“就感到一股气注在膝盖下面,根本用不了力,咬牙才站起来一半就歪倒在了地上。”

被妻子搀扶回家后,赵世术以为只是简单的淤气,用白酒揉了揉就睡了。第二天早上,腿还是用不上力,赵世术找了根棍子杵着继续到学校上课,心想过两天自然就会好起来。

事与愿违,腿不仅没有好起来,反而更加严重,甚至出现肿胀、化脓。妻子治病时的高利贷都没有还完,赵世术没钱到大医院检查,于是到处请草药医生帮忙治疗。

“这些年来在巫溪、开县和云阳请了不下200个医生,吃的草药至少也有四五千斤。每次帮他抓药,我都得一背篓一背篓往家里背。”妻子梁言书说。

药吃了不少,可病却越来越严重。病得实在走不了路,但赵世术在家里躺了一天就不干了:“孩子们都快毕业了,关键时候我不到学校,孩子们怎么办?”

在赵世术的劝说下,梁言书勉强答应把他背到讲台上去试试。下着雨,田坎路本就狭窄泥泞,梁言书脚没踩稳和丈夫一起摔倒在地上。斗笠滚在了一边,雨水和泥水裹得全身都是,梁言书泣不成声:“这课不上了,你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

被妻子背回屋换上干衣服,赵世术心急如焚:“原准备今天讲的记叙文写作也没办法讲了;周小倩的应用题理解能力差,也是准备今天帮她补补的;昨天讲的诗歌,王伟也还没有背会……”越想越急,赵世术情不自禁用头向墙上磕去,希望用疼痛来减轻心里的焦急。

梁言书被这一幕惊呆了,反应过来后一把将丈夫搂在怀里:“不要这样糟蹋自己呀,你还有我,还有那么多学生……”

?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开县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逆火苍穹破解版

龙狼三国

手机qq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