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检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名牌运动鞋产地从中国变成孟加拉国-【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2:33:38 阅读: 来源:安检门厂家

低端制造外迁 浙江制造开启换挡升级节奏

在淘宝网上卖了七八年运动鞋的吴佳,最近发现他店里卖的耐克和阿迪达斯运动鞋基本都是进口货了:以前标签上大多标的是“made in China”,现在,来源地都变成了缅甸和孟加拉国等东南亚国家。上周末他去商场给女儿买童装时,发现也多是泰国和缅甸生产的服装鞋帽。

东南亚的制造业正在进一步崛起,继阿迪达斯关停中国国内工厂,把产能转移到缅甸,凡客外迁产能到孟加拉国后,三星斥资20亿美元,也打算在越南建立新的产品生产线。

廉价的劳动力和土地资源,以及相对宽松的外贸环境,让不少浙江的企业家也萌生了把生产线迁到东南亚去的想法。有专家认为,和当年制造业中心从日本、韩国等地转移到中国内地来一样,制造业中心逐渐向东南亚转移,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这一方面可能对浙江外贸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更为关键的是,外迁后浙江接下来要如何发展。

“东南亚制造” 抢食浙江外贸订单

“今年是我从事女装外贸生意30年以来,最艰难的一年。”杭州华升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建英说。

杭州华升以出口欧美国家业务为主,生意最高峰时年销售额达到近一亿元,员工有400多人。今年业务量第一次出现了下滑,年销售额只有7000万元人民币左右,降幅超过两成,员工也减少到300人,“报价拼不过东南亚的工厂,订单都被他们拿走了。”朱建英说,沃尔玛的一个订单过来有100万-150万件的衬衫和T恤,但每件报价只有十五六元,这样的价格在杭州工厂根本没法接,连成本都不够,大量的订单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去了。

“东南亚制造”正在不断蚕食浙江外贸的份额。杭州海关的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虽然欧美传统市场的消费不断回暖,但大量订单并没有相应地回到中国内地来,而是转移到了东南亚国家。

目前在欧盟鞋帽类市场上越南已成为仅次于我国的第二大进口来源地。中国成衣制造及部分服装配套产业也越来越多地向东盟转移。此外,越南鞋类产品将于明年1月1日起对欧盟出口正式享受普惠制(GSP)关税优惠,使得中国出口产品面对更加激烈的竞争。

此外,除中国-东盟自贸区外,东盟已与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建立了自贸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也已与欧盟建立了自贸区,越南正在与欧盟进行自贸区谈判,泰国和欧盟也启动了自贸协定谈判。同时,“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TPP)或将加剧贸易转向,在东盟成员国中已经加入和有意加入的国家达到7个。上述发达经济体与东盟间的密切贸易往来将削弱我国-东盟自贸区的贸易创造效应。

七成印度客商来义乌不买成品买原料

七年前来义乌开设贸易公司的印度商人沙米主要经营饰品生意。他在义乌组织饰品成品货源,然后发往印度,再由本国商人进行分销。印度女人喜欢佩戴和收藏饰品是出了名的,加上印度的总人口仅次于中国,饰品的消费市场很大。

沙米在义乌的主要工作是寻找货源、下订单,通过网络和本国的商人沟通、发货。不过,今年以来,沙米开始绕开义乌的成品供应商,专门寻找相关的配件厂家。沙米说,现在印度的加工业发展很快,他现在只要采购了原料和设备,再发到印度去加工,成本可以节省很多。

大量的印度商人不再把义乌当成终端产品的采购市场,而仅仅把这里当成一个原材料的生产基地。为了配合这样的变化,义乌金茂大厦附近成立了一个饰品配件超市。义乌市新莉莱饰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洪徽宁称,今年,印度商人采购规模明显上升,他们主要在公司采购铜坯回国电镀。沙米估计,目前在义乌超过七成的印度人,采购的都是饰品配件。

义乌市圣诞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陈金林说,这两年里,越来越多东南亚国家的客户到义乌来采购圣诞用品,并非为了采购饰品成品,而是采购配件或制造机器。这种情况在以前非常少见。

东南亚廉价的成本吸引浙商投资生产线

沙米说,把义乌的半成品运到国内加工,主要是因为成本的关系。在印度的饰品加工厂,一线员工每月的工资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是1300元,好一点的技工也不过1500-1600元/月。越南的劳动力成本更加低,大概只要600元/月。而目前,在中国饰品加工工厂一线员工的工资已达到3000元/月,大约高出印度一倍。

朱建英现在也在物色缅甸语的翻译以及愿意长期在国外工作的管理层。这个在杭州从事女装外贸生意30多年的女老板,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国内外地区考察后,发现在缅甸投资生产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今年10月份,朱建英经朋友介绍到缅甸的仰光考察了4家服装厂,发现这里的生产成本比国内便宜得多,“杭州的工人算上各种福利,月薪要近5000元左右,而缅甸的工人一般月薪只要100美元(600多元人民币),好一点的车间主任或者领班,月薪水平在150美元(900多元人民币),土地成本也很便宜,大约每平方米只要1美元。”

温州的奥康集团外贸部负责人李海军说,公司有意向在东南亚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把生产任务外包,目前正在物色合适的企业。此外,浙江还有多家制造企业都表示正筹划转向柬埔寨、斯里兰卡等地发展。

李海军认为,浙江企业把生产基地纷纷转向东南亚,除了成本因素外,规避相关的贸易壁垒也是原因之一。

中国作为贸易大国,与欧美不少国家长期保持贸易顺差,出于追求贸易平衡、逼迫人民币升值、争取大选选票等考虑,欧美国家往往倾向于制造针对中国的贸易摩擦,增加针对“中国制造”的贸易壁垒。但欧美国家“即使不从中国进口,也需要从其他地区进口”,制造业转移至东盟国家可以有效规避这些贸易壁垒。

原材料和工艺水平仍是浙江制造的优势

不过,即便是在仰光投资设厂,朱建英也没打算把杭州的产能完全转移到东南亚去,“那边的工人工艺技术大约只有浙江上世纪90年代的水平,能生产衬衫袜子,复杂的女装却生产不了,要达到目前国内的工艺水平,起码还要5年以上的时间。”朱建英说。

杭州检验检疫局纺织处的负责人孙英麒认为,目前对中国服装制造业形成冲击的主要是越南、印度、柬埔寨、孟加拉以及缅甸,从目前的发展水平来看,转移到东南亚去的大多是服装、鞋帽、箱包等初级产品。浙江制造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在生产工艺和设备、原材料和相关配套以及物流交通等方面,优势还是很明显的。朱建英说,服装企业搬到那边去的生产线,一般只能生产衬衫、牛仔裤和内衣内裤这一类常年变化较少的流水线产品,这一方面是设计水平方面的因素,另外也有原料方面的因素,“像提供给欧美国家的女装,设计风格变化很多,很多饰品和面料东南亚根本生产不了,每次都必须从国内出口过去,一旦有追加订单的环节,整个生产线都得停下来等原料,工厂损失很大。”

不过,这样的相对优势能保持多长时间,未必能像朱建英这样乐观。现在,连手机这样的电子产品,东南亚制造业也开始获得国际巨头的认可。据外媒报道,三星正斥资20亿美元在越南建立新工厂,预计明年2月份上线,2015年将进行全面生产。届时,越南新工厂每年约生产1.2亿台设备,三星预计2015年共出货8亿台移动设备。

制造环节外迁对浙江未必是坏事

浙江省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张汉东认为,近两年来,浙江制造业正在加速向缅甸、泰国和孟加拉国等东南亚国家转移,这也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全球制造业一直在转移,先从发达国家流向以“亚洲四小龙”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再转到中国内地,随着国内人口红利的消耗殆尽,制造业中心正在逐渐向劳动力价格更低的东南亚国家转移。

孙英麒认为,在杭州地区的企业面临招工越来越难,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后,企业已经开始了走出去的尝试,未来可能将成为一种趋势。但对浙江和杭州的区域经济来说,未必是坏事。以杭州女装为例,浙江本来就是资源小省,如果企业把设计和营销部门留在杭州,把中间制衣环节转移到柬埔寨、缅甸等国去,杭州企业出口面料和纽扣拉链等辅料,进口成衣,降低了制衣成本,反而让杭州“女装之都”的地位更加牢固,企业竞争力会更强。

“制造业外迁只是‘腾笼换鸟’的第一步,把笼腾出来了,关键是接下来如何发展。”张汉东说,浙江要进行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把“招商引资”转变成“招商选资”,在传统制造业外迁东南亚后,加大发展高新技术产业、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实现产业质的提升,“制造业一直在转移,但转出去的必然是比留下来发展的落后一个档次,这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发展中已经体现得很明显了。浙江把服装鞋帽的生产线转出去,接下来就该发展新能源、物联网、生物医药等高端产业。”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医用干燥柜

手持激光焊